亿万先生先官网
亿万先生先官网
科学文化中心 您的位置: 亿万先生先主页 > 科学文化中心 >
我是天津市建筑设计院副总建筑师有关天津滨海
发布人: 亿万先生先官网 来源: 亿万先生先 发布时间: 2021-02-27 16:46

  你好,我前两天去参观了这一图书馆,但是进去到里面让我有一点失望,偌大的场馆里只存放了屈指可数的书,其他的都是用图纸贴起来的,我认为这是对资源的浪费,美丽的外表只是噱头,不知道之后会怎么加以利用呢

  大家网上看到的图片并不是图书馆的阅览空间,而是中央疏散大厅,真正的阅览空间在由大厅两侧进入的后部空间。图书馆属于人员密集场所,该大厅主要是起到满足消防要求,人员可安全疏散的功能,没有阅读功能。大厅内根据消防规范的要求是不能有易燃物的,因此图书是不能摆放在该大厅,而是放在两侧的阅览空间的,有常规阅览、老年阅览、儿童阅览等等。希望大家来图书馆时,除了在大厅驻留之外,还要翻过“书山”,去阅览室多看看,大厅会留住你的眼,阅览室会留住你的心。

  图书馆造型新、奇、特没必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财力玩造型、养眼,吹求大数据是何等的与。

  首先,滨海文化中心的设计团队自初追求的是为市民提供有亲和力并具场所感的建筑空间,对人的关注是设计的出发点,其实从来没有特意考虑过形式。功能和空间是为人服务的,是设计的本质,形式只是一个反映而已。我一直认为,好建筑追求的不是让人记住它的样子,更重要的是让人记住建筑所带来的那份心情和感受。

  其次,滨海文化中心项目是限额设计,即造价设上限,设计是不能超过造价的,并且在设计的过程中,进行全程造价管控,即时算量即时调整设计。因此该图书馆虽然看上去比较独特比较炫,但造价是和同等规模和类型的图书馆基本一致的。

  最后,希望你到现场感受,也欢迎再一次来到问吧,以调研后的事实和数据为支撑,给我们提出合理而宝贵的意见。谢谢!

  请问天津滨海文化中心的总体设计思是怎么样的?具体又是怎么实现的?在建设过程中遇到了什么样的难题?图书馆设计又是如何使其相对、而又与文化中心总体设计契合?

  滨海文化中心项目是滨海区委区搭建的民生项目。天津市建筑设计院作为设计总负责单位,搭建设计平台。中建八局作为施工总负责单位,搭建施工平台。滨海文化中心由五馆一廊(美术馆、图书馆、探索馆、演艺中心、市民活动中心、文化长廊)共同搭建而成,国内首屈一指。

  难度大:五大文化场馆聚合设置,完全无先例可循,除了建筑设计本身的难度大,还带来了消防、能源、规划、声学、光电、幕墙、人防等等专项设计的一系列难度。并且还有下沉、预留地铁线穿过建筑。

  团队大:天津市建筑设计院作为设计总负责,带领11家国内外和38个专项设计单位共计1000余人共同工作,设计图纸累计近10万张。

  牌子大:设计单位大牌,设计师大牌。由天津市建筑设计院设计总负责,国家设计大师刘景樑先生领衔,集结gmp、屈米、mvrdv、谭炳荣等大师,建筑设计院、规划院、华汇院等设计大院共同倾力完成。

  项目大,团队大,不好干,经常打。在设计过程中会有各执己见的争吵和打架,设计与设计,设计与施工,设计与管理,各种打。但是参与工作的各方出发点都是好的,都是为了共同完成一个作品,过程中的打斗也是为了最终作品的高完成度,并且在打架过程中又迸生了很多创意的火花。最终大家看到呈现出来的每个场馆,其实很难说是某一二个设计单位的作品,而是整个团队共同的作品。

  文化场馆连为一体,相互之间要对话,也就是要有问有答,包括功能、空间、流线都要综合考虑。滨海文化中心不仅仅是物理上几大场馆的连接,而是要发生化学的融合,共同举办相关展览、活动、书会、演出,相互联动,相互问答,形成文化合力。

  整个设计过程中充满了各种想不到的困难,但也唯有付出才会体会到最终的快乐。我相信,团队每个都会深深记住这段人生旅程。借澎湃平台,心潮澎湃,借网友问题做个感慨,也是为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留一个回忆罢。

  天津市建筑设计院是滨海文化中心项目的设计总负责,天津建院、规划院、华汇院、gmp、美国屈米、bingtom、人防院、渤海院等近50个设计单位组成上千人的设计团队,一直在共同工作。

  从2014年11月4日开始设计,到2017年10月1日开馆,算来应该有近一千一百个日日夜夜没有mvrvd的音讯了。然而,我们只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尾。开馆之后,mvrdv终于踩着七彩来接我们了,推送、宣传、推广,一个不能少,极大地提高了滨海文化中心在国内乃至世界的知名度,大众如同要见祥一样强烈要见图书馆。因此,在此特别要向我们整个设计团队的宣传方——mvrdv致敬!你们辛苦了!

  1){ box.slide({ titCell: , mainCell: .mr_fr ul, autoPage: true, effect: topLoop, autoPlay: true, interTime:3000, vis: 1 }); } } }

  个人对相亲此类平白无故创造关系的行为略有反感,但不可否认这是解决问题的途径之一。注意到作为虚拟平台的相亲网站和作为的部门二者的对比,凸现的是宋先生所追求的“可靠性”、“安全感”,直截了当地表明宋先生迫切追求的是婚姻关系而非恋爱关系。但“不是她相不中我就是我相不中她”其实也点出宋先生汲汲于的也并非一本结婚证。所以勾勒出来这样一个矛盾,一个条件完备的待结婚青年由于职业特性无法及时物色到对象,困境如何突破。我想,可以从个人、社区、单位三个方面入手:个人先闯闯,社区抱团团,单位造机会。个人通过四方打通排除掉自身可以达成的可能性,社区通过组织联谊活动等使内部有需求的青年相识相知增大社交范围,特殊的性别比例失衡互补单位通过共同组织外出活动更进一步使原先的制约因素变得有隙可出。结婚焦虑并不是一个人的心理状态问题,它其实最终反映的是一个社会的内部联系能力。

  您好,谢谢提问。我认为在目前的世界下,如果一旦发生志愿者因为此项实验而产生的或者死亡的情况,肯定会有大额赔偿的。毕竟这项人体挑战实验的计划在科学家们预定的相对安全下,还是为志愿者设立了接近高达几百英镑每天的酬劳。而且,自愿参与这项计划的我觉得可能还是以相对较穷的人为主的,从本质上来说有点穷人试药的意思,真正的贵族和有钱人估计也不会为此冒险,不管怎样,损失健康总是不好的,但是穷人就不好说了,为了可能他们啥都可以,况且他们本身在社会上也没啥话语权。现在比较好可能穷人们的处境还好点,在历史上,英国一直有拿穷人开刀的传统,比如20世纪之前的英国很多外科手术都是很的,医生们为了练刀,通常都会找穷人下手,富人贵族有时候还会去像看戏一样的观看那些外科截肢手术,因为当时的麻醉、消毒和灭菌技术并不成熟,输血也因为血型尚未发现而实现不了,很多的外科大手术尤其是截肢手术其实成功率很低,很多人是疼死在手术台上的,即便像特这样的大名医,也曾经导致过一刀三命的血案,不仅手术病人死了,助手也被他的锋利快刀划伤感染而死,手术的一个看客也因为被特锋利的小刀甩到自己的外套上而恐惧吓死。而且在1832年,英国还曾颁布过一部《解剖法》,为了迎合社会大众尤其是医生群体对解剖学发展的需要,提升英国的医学水平,英国决定要让对国家贡献不大的穷人身体反哺社会,医生可以解剖济贫院中无人认领的穷人尸体,有些穷人甚至还没死透,就被人拉去医学院做解剖了。不仅如此,近代英国甚至有种说法叫做“贫穷就是犯罪”,意思是国家给了你发财的机会,也为你创造了发财的,如果你还那么贫穷的话,那就是你自身懒惰和方面的问题了,比如犯了吃喝嫖赌的大忌等等,需要送到济贫院中劳动干活去。这就像东野圭吾在《嫌疑犯X的献身》的那个被害人替代者一样,在资本主义唯财富看英雄的理论视野下,有些人特别是穷人流浪汉们本身在社会上的存在就是比较可悲的,其很难说可以得到完全的保障。这次人体挑战实验发酵比较厉害,如果有穷人应征者的话,对他们的保障应该是个利好,如果出现事宜,应该会有不少补偿。当然也有可能会有的贵族富人志愿者愿意为此事业献身而不要补偿的,这就要看志愿者和人体挑战实验组织者的具体合作协议了。

  您好,谢谢提问。从科学技术的发展角度而言,我认为人体挑战试验的意义还是比较积极的,毕竟这些实验还是能够让我们更加清楚明晰地看到与了解人类社会中的新冠病毒是如何对人们的健康形成感染的,更加能够深入细致的研究探测这种病毒凭借什么样的优势特征,搞清楚为什么它能够在各类人群之间实现如此成功的。如果实验操作得当的话,我想它有助于我们加深对于新冠病毒和人体关系的理解,为以后进一步掌控和理解病毒,减轻它对于人类社会的危害做出贡献。不过,我并不是很欣赏英国这项人体挑战实验规划的时效性,因为目前来看英国做实验采用的是旧的新冠病毒,并非变异之后的病毒,而这种病毒在很多国家应该是有许多研究标本的,且为对付这种病毒,包括中国等国家已经生产出来了相应的可靠疫苗,目前也没有迹象表明这个疫苗是无效或者是低效的,在这种情况下执行这个实验有点不合适宜。或许,在英国做了这项人体挑战实验规划后,等有了经验,可以做一做新冠病毒变异前与变异后的人体感染具体状况检测,以及针对不同种类形态的新冠疫苗有效性观测和它们对于人体健康的影响程度判定,这些实验我认为可能更加有意义些。

  你好。南京是六朝古都,曾有丰富的六朝遗存,包括墓葬、城址、、石刻、造像等等。南京又是个典型的古今叠压型城市,即自六朝建都至今约1800年,南京主城范围基本重合,未有大的偏移。这使得六朝都城位于今南京主城核心区地下,保存情况不理想,也难以经过计划性地主动考古出来,不便于展示。因此,六朝都城城址遗迹现存甚少,可供参观的就更少了。南京可供参观的六朝遗存主要包括:六朝博物馆内的宫城东墙以及丰富的六朝文物,栖霞山内部分南朝佛教石窟造像,南京周边的南朝陵墓神道石刻等等。

  您好,谢谢提问。我认为所谓“群体免疫”并不是英国既定的国家防疫专门性对策,而更像是传染病蔓延后在尚未完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而出现的副产品。一定程度上可能也是觉得可能天性太过,不会接受大规模的隔离计划而提出的话语试探,看看大家的真实反映究竟如何,究竟支不支持搞大规模的隔离防疫。还有就是与医疗物资的准备不足有关,毕竟英国占据主导的国民健康服务体系好多服务都已经私有化了,国家统筹调配的医疗资源有限,很多东西需要等等看看再说,所以先弄个群体免疫理论让大家自觉点,自己对自己负责,看谁愿意主动的选择去做病毒炮灰。而人体挑战实验目前来看还是经过了系统论证的,对志愿者的补偿和入选者的身体健康要都做出了明确要求,而且对病毒接触方式和之后的疾病反应径检查观测具体领域等方面也都经过了细致规划,所以实验的可行性还是比较强的,只要志愿者配合得力,各方面操作按照规划进行的话,我觉得成功的概率还是挺大的。

  之前人体免疫的事儿还历历在目,为什么是英国而不是其他国家,背后有没有什么现实因素或者文化上的根源?

  您好,谢谢提问。我觉得这个问题从历史发展来看肯定有文化因素的影响,英国一直就是个太过于注重的国家,一般不会介入管理很多的社会事务,个人是比较的,即便是在19世纪城市化工业化狂飙突进疫病泛滥时,英国人还是不愿意接受的医疗卫生隔离管制,发出过“宁愿的死,也不愿被管制的活”的呼吁,甚至在19世纪后半期天花疫苗已经证明是安全可靠的情况下,还曾经组织过大规模的反接种运动,同意签订了豁免接种义务的法案。所以群体免疫我一直认为就是觉得自己无论怎么做可能也未必,那不如就靠们自己自觉,搞群体免疫,谁死谁负责。而且,我认为英国之所以敢搞群体免疫而不怕灭种,可能还是他们觉得这种病毒的直接率并不高,对整个社会的没有那么大,虽然死亡人数不少,但很多是有基础病的人士,而这些人士可能一般的流感也可以,所以对这些死亡数据也不怎么太紧张,如果真要认为这种病毒非常厉害,会让整个国家陷入到不可控的灭种状况的话,我想他肯定不敢去搞什么群体免疫,毕竟,英国在病毒变异情况不确定时候也曾经紧张过搞封城啥的。这次搞人体实验,我觉得也还是国内主义文化的体现,我的招募,给的条件也不错,你接受条件后的来做小白鼠,谁也没有谁,都是双方完全的选择,所以咱们彼此谁也别说谁,况且从整个人类对抗新冠病毒、更好认识与研究新冠病毒等大方面来看的话,这种实验还是有它的积极意义的,而且系数也不高,从大伦理方面来说也算是过关的。

亿万先生先,亿万先生先官网,亿万先生先平台
上一篇:不断提高人民科学文化素质 下一篇:没有了